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狱闻<二>(陈光诚)
  • $68
  • $98
  • 茗彩娱乐国际平台
  • 作者名称: 置顶新闻
主页 | 专栏 | 陈光诚RFA博客 狱闻<二>(陈光诚) 2016-02-15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2015年11月12日,国际特赦组织发布有关中国酷刑逼供的最新报告

报告指出严刑逼供在中国仍是常态

(AFP) 在中共的看守所和监狱里,酷刑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只有靠酷刑才能解决问题”一直是狱卒们所迷信的“唯一方法”

这也是中共迷信暴力、长期倚仗暴力的结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嘛

很多人还不知道,更骇人听闻的酷刑多发生在遭遇了警察但还未进入法律程序之前的刑警队阶段

这是更加肆无忌惮闭门作恶的阶段

公安抓人后不是依法立即将其送入看守所,而是先关在刑警队的“审讯室”里

有的几天,有的十几天,甚至几十天不等,时间长短由公安自己说了算

直至他们达到目的后,才将之送到看守所

到过这里的人,才真正理解什么叫无法无天,知道“到了法律不到的地方意味着不死也要剥一层皮“是什么概念

且这段时间多不被算入刑期,从哪天起算刑期最方便,公安就从那天算,一般是进入看守所的前一天才算

在看守所时,狱友老杜曾悄悄告诉我这样一段经历:在刑警队的“审讯室”里,他两手被背铐在椅背后面,绑在老虎凳(一个后背很高的铁椅子)上

公安用从屋顶垂下的锁链穿过背铐,尽量向上吊拉,使其保持在一个最难受的体位上

脖子和胯部各有一条锁链锁着,两腿前伸,担在一个横放的长凳上

膝盖处用固定在地面上的锁链分别紧锁住,不能抬高

而公安在其脚跟下不断地加垫砖块,一般加到3块砖时,膝盖反折的疼痛就令人难以忍受了,感觉铁链变得异常锋利,好像要嵌进骨头里一样的疼痛难忍

有时公安还故意坐在他的膝盖上用力往下一压再压

一边压,一边还说“哟,还挺能坚持的!怎么样

好受不

我坐这儿还挺舒服的…… !” 老杜曾挺刑不过,小便失禁

公安用早已准备好的空“易拉罐”熟练地接了一些他的尿液,并强行灌进他的嘴里

另一个公安在旁帮腔说“待遇挺高的,还能喝上‘易拉罐’……你说这是‘易拉罐’吧

”“算你幸运,没有拉出屎来,否则我非得让你全部吃下去!”那个恶警边灌他尿,边恶狠狠地说

公安们分几个组轮流进行疲劳审讯,长时间不让他睡觉,每天只给喝一小纸杯水

这样的酷刑折磨一连进行了十几天,用度日如年根本不足以形容

被酷刑的他最后不得不按照公安的要求承认公安想要他承认的所谓“罪状”

他说当时只盼着快点离开魔窟,进入看守所兴许能“好过”一点

在笔录上签字前,公安还煞有介事地说“这可是你自己承认的,不是我们逼你啊…… !” 就在送他去看守所的那天早上,公安们买来了刚出锅的油炸饼

一个“好心的人民警察”笑着说“你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我们刚买的油饼,趁热给你吃一块吧

”说着便撕了一块饼,要强行塞进他嘴里

他拼命摆头躲闪,饼立刻掉在了地上

那个公安见他正在看着自己搓烫疼的手,原形毕露地说“牙我给你烫掉!” 是,一旦饼被塞进嘴里,他们一定会堵住他的嘴,不让他把热饼吐出来

终于盼到要送他去看守所了

公安给他打着背铐,用铁链拴着双脚

他能艰难地迈开小步行走,铁链的另一头当然握在公安手里

十几天下来,他的两腿已肿胀变形,几乎不会走路了

在从“审讯室”到上囚车过程中,要下一个斜坡的时候,公安顺势向后一拉手里的铁链,他随即摔了个“大马趴”,因两手被铐着不能扶地,结结实实地摔在水泥地上

他疼痛得难以自行站起,该公安过去扶起他“关心地”说“你看看,你怎么不小心点,嘴都磕破了……”

仅从这位狱友的经历不难看出,中共的邪恶已怎样深入骨髓、无药可医,真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

从他们笑着表露内心的阴毒,可见人格分裂到何种程度

即使明天中国铲除了专制独裁,这些深中红毒、内心腐烂的奴才,在阵痛期对社会的腐蚀作用不可小视,不能不看到他们也会阻碍中国转型正义的实现

那些正在被失踪被关押的朋友们,愿你们多多保重! 2016年2月13日于华盛顿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